17173首页 - 免费新游 - 火爆论坛 - 游戏博客 - 游戏播客 - 百科问答 - 网游排行榜 - 网游期待榜
| 通行证 注册
大航海时代OL > 原创小说> 正文
《大航海之无敌胖子》第十五章
2008年08月07日 11:31:45           【 加入收藏 / 文章投稿 / 截图上传 / 发表评论
作者:月光的鹰

  第十五章 把汉堡搅乱


  找了个旅馆,随着食物慢慢被消化,大伙的气也越来越大。


  “汉萨同盟虽然是个很强大的组织,但是现在正走向没落,组织中派别林立,而且他们一直秉承着最低价进货的原则,并没有把赚到的钱反投资到货物产地,所以现在各出口城市对他们也十分不满。也许我们可以在这个时候狠狠的给他们来一下,说不定可以为压垮这头骆驼加上一把稻草呢。”素食详细的给大家讲解着汉萨同盟的历史和现在的处境。


  “现在西班牙的火器商迫切的需要一个矿石产地,英格兰和荷兰的商会也对这个重要的物流港口虎视眈眈,如果能引动这几个国家的商会对汉堡同时进行一次争夺的话,汉萨同盟说不定还真守不住自己的这个同盟港。”草帽也跟着分析。


  “我们现在没有实力造成那么大的影响,不过给他们找点乱子的本事还是有的。”气胸嘿嘿的诡笑着。


  当天晚间,英格兰驻汉堡的商会负责人收到一封密信,信上说汉萨同盟已经伙同荷兰开始挤压英格兰在汉堡的市场占有度。


  这可是件天大的事情!接到消息后他马上派人寻找本国的商人了解情况。


  很快就有信息反馈回来了:有身份不明的人开始大量收购铅、铜、铁、锡矿石和煤,这几种矿石的价格已经上涨了20%,而且还在不断的上涨中。


  难道是大战的前奏?铅、铜、铁、锡矿石和煤都是十分重要的战略资源,每次大战前,有预谋的一方都会大量抢购,使自己在战斗中处于资源优势。


  而汉萨同盟的舰队也在大量集结,突然又同时出现了很多汉萨各派别有分量的人物聚集在汉堡的会所里研究事情。虽然目前还不知道他们研究的内容,但是多半跟这件事情有重大关联。


  “不能再等了,必须马上派人回伦敦送信,让舰队来这里协防。同时动员商人们抓紧抢购矿石,争夺战略物资。”英格兰商联的驻汉堡会长马上安排了下去。


  汉萨的人也乱了起来。


  因为今天夜间忽然有人大量囤积矿石和煤炭,正要调查是谁干的时候,英格兰的商人会馆里却恰逢其时的陆续聚集起大量的商人,有很多商船竟然空着船连夜驶回伦敦。


  “都别争了!”一个嗓门很大的大胡子商人吼着。“现在不是讨论我们谁该出多少钱的问题,而是应该抓紧时间收购矿石,同时应该还要尽快联系我们的舰队,让他们来震慑那些英格兰的畜生!”


  “我的生意不在这里,凭什么要我出钱帮你们收购矿石?当初我们卢比克白银减产的时候,可没见你们这些被汉堡矿石养肥的杂碎们出钱!”瘦高挑的小帽子商人很不屑的反讽着。


  “这都到了什么时候了?你们还算计自己的那点小算盘,汉堡要是丢了,咱们就得全玩完儿!非同盟港15%的商业税绝对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现在,这只是先花钱还是后花钱的问题,你们看着办吧!哼!”一名年龄较大的商人摔门而出。


  天亮蒙蒙的时候,一张张矿石定单整齐的码放在素食的面前。


  “乖乖,5000金币只一个小时就花出去了,这里的矿石产量也太恐怖了吧。草帽,麻烦你告诉小黑一声,我们现在开始只收铁矿石和煤,同时把铅、铜、锡矿石卖出去。也不知道我的肉食表弟刚刚高价收下来的那一条冶炼街开张了没有。”素食一边安排一边想着,“气胸应该正在送矿石去他那的路上吧?这小子就是比我有钱啊,要用10万金币来控制这里的矿石市场,虽然不太可能,但是搅和个三天五天的还是没问题的,再混水摸点鱼,估计还能赚个几万,这可是资本运做啊,现在却离贫穷的我如此遥远。”


  抛开羡慕和遗憾,素食又照着面前的定单拨拉起算盘来。


  “草,月光这家伙把事弄大了。”扬帆也没想到吃饱以后的月光外交官有这样大的能力。


  无论是在酒吧还是交易所里,这个家伙总是能用不经意间的几句话将昨晚发生的事情添油加醋的透露给可怜的小商人和无聊碎嘴市民。


  现在各街头巷尾都传开了,什么英格兰商联已经正式向汉萨同盟宣战了、什么荷兰商联正在考虑哪方给的利益大呢,很快也会派出舰队的、大量的西班牙火器商人的武器弹药已经装船出海了,很快就会有大批的坚船利炮出售给交战的双方来获利!类似的小道消息,把混乱中的各方搞的更加混乱。


  把成吨的矿石收购来,然后用舆论制造慌乱和抢购,同时激化汉萨同盟与英格兰商联、荷兰商联的冲突,进而制造矛盾和虚假的武器需求,再用即将到来的战争给市场一个“会有大量需求”的虚假信号,引导大大小小的商人都在抢购矿石,造成价格暴涨。这个时候再把囤积来的矿石缓慢的加价出货。


  虽然这些家伙没有能力垄断市场,但是三大势力积蓄已久的矛盾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机会。同时,铁矿石与煤运到肉食的冶炼厂,在这个职业生产商人的指导下,坚固而又不乏韧性的精钢一锅锅的出炉,冷却后装到老狐狸上。


  这一系列计划都出自那个倒霉教授——草帽先生。


  十天后,大家围拢在休息的旅馆里。


  “看来局势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控制。”海棠把近日来发生在汉堡海域的海战讲给大家听。


  原来不久前,英格兰商会派出的商船带回了大量的舰队,很快封锁了汉堡港,与陆续赶到的汉萨武装商船队发生了激烈的冲突,英格兰的舰队击沉了汉萨同盟的三艘战船。


  但是仅仅过了三天,从各地汇集而来的汉萨同盟战船打了英格兰舰队一个措手不及,不但击沉击伤了多艘英格兰的舰船,而且禁止了英格兰商人与汉萨同盟港口的一切贸易!


  “哎,看来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英格兰商会明显不是汉萨的对手。江湖险恶,混不了就撤!准备回国。”草帽叹了口气,听的出他稍微有点遗憾。


  搅和了将近半个月,10多万金币变成了15万,还有大量囤积的矿石没有出手。将提炼出的精钢装上船,把那条接手时间不长的冶炼街又超低价兑给了西班牙商人公会。


  挂着中立旗帜的西班牙老狐狸终于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流氓们满意的在船上淫笑,战船的炮火正打破海面的平静,就算以后他们两家知道这事是流氓们干的又能怎么样?


  骑虎难下的双方只能强咬着牙把这仗打下去,在海上混生活的人,脸比命值钱,可惜流氓们始终坚持要命不要脸的无赖作风,所以他们活的很潇洒……厄,很潇洒。


  大家并没有去阿姆斯特丹赚钱,为了节约时间,西向直行,目的地直指海尔德兰。


  海尔德兰作为一个补给港,根本没有条件建设停泊大型帆船的码头,所以,大家只好划着小船去购买补给品。


  登上海尔德兰的码头,看不到繁华的都市和各种雄伟的建筑,只有不多的码头工人在忙碌着,一架架手推车随意的停在路边,仓库中堆砌着大量的粮食、蔬菜和调味品。


  询问过交易所的方向以后,大家步行穿过了广场,看到眼前出现一片喧闹的景象!


  无数只鸡被围困在栅栏里,健壮而肥硕,正咕咕的叫着。大群的绵羊也跟着凑趣,咩咩声不绝于耳,农民们正扯着大嗓门与畜牧商们争论着价格,牧羊犬也许觉得那个胖胖的商人在欺负自己的主人,呲着牙低声哼哼着。


  这些闹哄哄的声音构成了一首欢快的田园乐曲,让这些海上的来客们觉得祥和的不得了。远处望去,是一眼看不到边的草原,鲜美绿嫩的牧草有近一米高,一阵风吹过来,牧草不情愿的低下了头,露出成群啄食的鸡。


  小房子建的很分散,间或能看到有人走进走出,碧蓝的天空好象干冽的酒一样,没有一丝云朵。


  回过头去,蔚蓝的大海与淡蓝的天空交相掩映,真的是海天一色呵,不仔细看你都分不清哪里是海平线。不少商船鼓着大肚子飘在海上,有经验的水手知道这样的船是空仓的,吃水很浅。


  现在,那圆滚滚的大肚子正随着一群群的被赶进去的绵羊,慢慢地沉到海里,然后起帆开走。换出的泊位又被另一条船填满,推出一车车的鲜鱼和海盐。


  “哈哈,农业港口!我喜欢!”月光欢快的跳着(如果您能想象300斤的胖子跳起来的样子的话),冲了出去。


  素食和肉食雷打不动的去交易所了解物价去了,气胸跟着草帽去购买补给。当老狐狸再次起航的时候,船甲板上就飘起了肉香。


  大块大块的羊肉在锅里翻滚,船舷上几百只鸡被水手们拔毛去内脏,放血。扔在海里的东西吸引了无数海鱼跟在船尾后面撕咬和吞食。


  月光指挥着帮忙做饭的水手们把处理后洗净的鸡用面团包裹起来,整齐的放在烈日下的钢板上,沾满了干面粉后,筛过的细沙一层层的盖在鸡肉上面。


  “我靠,这要等多久啊!”扬帆背着手在一块块黑色的钢板前转悠来转悠去。


  “啊,估计太阳下去的时候就差不多了。”月光无所谓的擦着手,然后用勺子去翻动锅里煮着的羊肉。.


  “什么?你说你现在忙活的是我们的晚饭?那中午我们吃什么?”气胸的失望已经不能用语言形容了。


  “中午我建议大家不吃,当然你也可以去啃干面包。我不介意告诉你们禁书里有句话叫做‘好饭不怕晚’。”月光忙活完了手里的事,懒洋洋的钻进船舱里休息去了。


  难熬的一个下午终于过去了。当夜幕降临的时候,饿的红了眼睛的水手们扑向了那一个个“面鸡”。


  当炖成了肉糜的羊肉浓汤被分到每个人的碗里以后,月光宣布——可以吃了。


  拨拉掉面团上面的一层浮沙,轻轻的掰开一块面,一股炙热的香气从里面钻了出来,松脆的面饼上沾着滑腻的鸡皮,咬到口里就好象油炸的一样,但是并不油腻,面粉的麦香和鸡皮的油脂将“外焦里嫩”演绎的淋漓尽致。


  里面的鸡肉已经脱骨,还稍微带着血丝,正是这样的鸡肉才柔韧异常,非常有嚼头,鲜美的鸡肉汁顺着食道流进胃里。


  羊肉浓汤仍然滚烫,但是饥饿的水手们已经顾不得了,稍微吹了吹就喝进嘴里,原本松脆缺水的面饼在浓汤的滋润中一下子恢复了生命力,膨胀起来,再一口咬下去后,面饼里面的肉汁混合了麦子的蒸气又被压出来,换了另一种味道。


  “慢点,慢点,别咬了手指头!哈哈。”月光满意的看着大家在那里吃得热情高涨,吃得船摇人动,吃得沟满壕平。


  “死鸡!你就不能做点素的?”抱怨的素食正用肉的香味儿就着干面包,吃一口面包,抽动几下鼻子。


  这样的小型宴会总是能给大家留下好几天的回味,让枯燥的航海生活凭填一些乐趣。


  旧街的雨依旧每天言而有信的训练着炮手,现在终于有了实际操作的机会,炮手们很认真的向心目中的偶像学习,尤其是追着屁股问他怎么才能闭着眼睛把炮蒙的那么准。


  “平时坐在大炮上,晚上抱着炮弹睡。”小雨很随意的说着,没等说完,跟在他后面的尾巴就都不见了。


  “安特卫普”的名字来源于佛拉芒语的“handwerpen”, 意思就是“扔掉手臂”。相传有个恶霸巨人“安提贡”对过往船只强行征收买路钱,不付或付不起的人都要被砍断手臂扔到河中。英雄“布拉伯”战胜了巨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斩断巨人的手也将其扔到了河中,“安特卫普”因此得名。


  此时的“安特卫普港”正沐浴在夕阳的红晕中,绚烂的晚霞将海面都镀成了玻璃琉金色,在金色的海面上一个黑点正逐渐地被放大。


  “老狐狸”安详的停泊在安特卫普的港口,多日来紧张的行程将水手们搞的疲惫不堪,为了提高航速,操帆手们需要频繁的操作,高强度的工作不仅让他们的双手磨出了血泡,还将血泡变成了老茧,更让健壮突起的肌肉上镀了一层薄薄的水锈。


  “嗨,兄弟们,咱们到家了!”无良船长扬帆起航亢奋的高喊着。


  码头和灯塔上的西班牙国旗就是母亲的围裙,热情的招呼自己远航归来的孩子们。


  “恩,恩,到家了。先去尝尝妈妈的饭吧。”气胸收拾完降下的船帆,麻利的顺着舷梯跳到码头的木板上。


  他所说的“妈妈的饭”其实是一个小酒馆的名字。店主人是一位50多岁的老妈妈,每次到了这个港口,他们都要到那里去休息。


  素食这个主计长给船员们发了薪水,让他们自己找乐去。约定三天后回到船上,当然对那些主动留在船上的看护的水手付了双倍的薪水,并且让码头的人按时送去丰盛的食物。

游戏截图
用户: 匿名
史上最强的拼音输入法 下载>>>
评论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 2001-2009 www.1717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意见:玩家留言区 商务合作:客户留言区
广告专线:0591-87878497 客服电话:0591-87826743 关于我们 设为首页 玩家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