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73首页 - 免费新游 - 火爆论坛 - 游戏博客 - 游戏播客 - 百科问答 - 网游排行榜 - 网游期待榜
| 通行证 注册
大航海时代OL > 原创小说> 正文
《大航海之无敌胖子》第十三章
2008年08月07日 11:30:19           【 加入收藏 / 文章投稿 / 截图上传 / 发表评论
作者:月光的鹰

  第十三章 旧街的雨


  里加,因古时曾有“里加河”流过而得名,由于全年温度都比较低(-10度~20度之间)而且温差不大,是贵族们理想的疗养避暑圣地,又因为很早就加入了汉萨同盟(欧洲商业组织),所以是一个非常繁荣的港口城市。


  里加的城市特点非常明显,街道很狭窄,并不宽敞,低矮的房屋都戴着“小红帽”(屋顶的红瓦),这样的结构很适合接受更多的日照和保持房屋内的温度。


  更有意思的是,几乎每个屋顶都有一只闪光的金属鸡,当地人称之为“风信鸡”,这个吉祥物自十三世纪末期就被当地的居民认为是避邪之物,鸡身两侧面分别涂上金色和黑色,可以辨别风向。


  当月光、素食与小黑,三个胖子划着小船登上里加的土地的时候(大船远远的停在海面上),很多人都很惊奇的看着两白一黑三个超级大胖子兴奋的登上岸,然后手挽着手向市政府广场走去。


  “你确定他会跟我们一起上船?”素食问黑市商人,因为他们来里加是要找一个人,一个精通火炮操作的人,虽然他也是个火器商,不过不同的是,他是做合法生意的。据说来里加是为了学习这里的长弓制作技术。


  作为毛皮的重要产地,里加总是聚集了大量的猎人和冒险者,对弓箭的需求量很大,经过这些劳动者不断的摸索和改造,里加的长弓制作技术相当出名。


  没有时间在圣彼得大教堂“忏悔”了,这对月光来讲,不得不说是个遗憾。


  停留在海中的伙伴们可不想在海上飘太长的时间,上百人一天的吃喝要很多钱,这谁都清楚,尤其是船里还满满的装着火药的时候,这就不是钱的问题了。


  走过一条条狭窄的街道,午后的里加居然也飘起了霏霏的细雨,雨幕中一位老匠人正在自己的店铺门前给一把长弓雕花。


  在他的旁边是一个忧郁的年轻人,看起来像是老人的学徒,两只眼睛盯着师傅手里游走的刻刀,看起来很是专注。


  三个胖子确实很难并排从这条小路上通过的,所以当他们来到匠人师徒身边的时候,巨大的阴影笼罩在两人的身上。


  老人停下了手里的活计,看着三个胖子,最后把目光停留在黑市商人的身上。


  年轻人也看着小黑,然后起身。


  “古旧的街道,纷落的雨滴,风带走带来的旅人,在陌生的城市击起涟漪。”低吟完这首诗,年轻人转身进屋收拾东西。


  “同行?”月光的眉毛挑了挑,裂嘴露出一口白牙,这诗歌带给月光的绝不仅仅是他乡遇故知的喜悦。


  “不是,他是我表哥,一个天生的怀旧者,对精密复杂的武器操作没有人比他更在行,但是他很难沟通,比较冷淡,除非你得到他的认可。”小黑赶忙泼给月光一盆冷水,要让这个胖子兴奋起来就不一定要发生什么事了。毕竟他不想在后面的旅行中听自己表格跟这个胖子一起说对口相声。


  月光走到老匠人的面前,亲切的与他攀谈。老匠人认识黑市商人,也明白他带这两个胖子一起来的意思,所以很和善的与这个白胖的小伙聊天。


  此刻的街道是很温馨的,细麻麻的雨将雾气撒在朦胧的人影上,刻刀在弓柄上“斯拉—斯拉——”的划过,老人和青年慢悠悠的对白,轻声的谈笑着,穿透雾气传的很远。


  偶尔有从门前路过的小贩一声一声的吆喝着,然后间或有人从家里走出来询问价格,这一切都如此朦胧静谧,虽在雨中,又似梦中。


  黑市商人和素食在屋子里看着年轻人收拾东西,一件件工具被装进木头箱子,当他把长长的皮条挎在肩头的时候,年轻人对老匠人微微一笑:“老博特,有空我来看你。”


  “哦,呵呵,祝你成功!我的孩子。”


  就好象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街道仍旧平静,熟识的小贩和邻居跟年轻人打着招呼,然后在祥和的氛围里,四个人消失在雨中。


  “叫我旧街的雨,之前我收到了我表弟的来信,我同意帮你们训练炮手,你们送我回西班牙。”这句话说完以后,一路上他就再没有说话。


  摇着小船回到了大船,扬帆安排水手们热情的接待了旧街的雨,但是对方冷冰冰的表情让大家很不自在,原本热烈的欢快气氛“嘎”的一声停了下来。


  一阵海风吹过,有点冷……


  接下来的几天,被大家称为小雨的青年跟小黑一起为水手们讲解火炮的操作和使用,当然都是理论知识,现在“老狐狸”的情况可不允许实弹射击。


  期间海棠来问过小雨几个关于弩箭改进方面的问题,年轻人三下五下就把海棠的手弩改成了她要的样子。把个海棠兴奋的脸色潮红,当然这个表情没有逃过月光的眼睛。


  于是“月光书场”就又开了新书。


  “高手,我只知道他是高手。如果你们再烦我,我就用你们的血给我的新弩开刃!”面对大家对她“钓凯子感想”所表现出来的热情,海棠毫不在意的放下一句话,然后消失。


  又航行了三天,海面上飘来一条小船,船上只有一个人,这个人一身雪白的长袍,就那样站在小船上,没有任何动作,直勾勾的看着对面的来大船。


  “老扬,前方的海面上有条小船,船上的很奇怪!”


  扬帆得到海棠的通知以后并没有叫人停船,而是放了一条小船过去看看。


  逆风行驶的老狐狸速度本来就不快,轻便的侦察船被放下水以后很快的划到了那条小船前,刚要与船上的人搭话,对面的人却先喊了起来。


  “死胖子!你给我听着,教皇已经找到你了,你最好给我小心点,我可不想亲手烤了你这只肥鸡!”


  当侦察船上的水手看清楚那人脖子上的十字架的时候,他已经划着小船转身消失了。


  “靠,这个家伙,好话都不会好好说。”月光对着那人的背影伸出两根中指。


  “他叫艾尼路,是我最好的朋友,”看着大家不满的表情后,月光很知趣儿的加了两个字,“咳咳,之一。”


  “我们以前是一个教会的,后来分别去修行,苦修的最后阶段我们分开了,后来就一直没见过他,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的,但是他亲自来海上告诉我这些,看来我的麻烦来了。”


  “是我们的。”扬帆纠正到,草帽也跟着点了点头。


  不过教皇来找麻烦这件事情看起来并不大,如果真要找月光的麻烦,现在就可以联系各国派遣大量的舰队追缴他,以教皇的实力要做这件事非常容易,他之所以没有这样做,也许有什么把柄落在月光的手里,或者说他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月光帮忙,总之他不希望月光真的被烧死,或许他是在。。。。。


  “没错,他在吓唬我!”月光很无奈的解释到。“这个老家伙想让我做一件事情,而我犹豫着没有答应,然后我在那次辩论中的讲话成为了他威胁我的把柄,于是开始追杀我,吓唬我说要烧死我,鬼才怕他呢!”月光咽了口吐沫,回想起当初被绑在十字架上的一幕,流了一身冷汗,赶忙转身休息去了。


  扔下一船人大眼瞪小眼。


  “草拟吗,肥鸡,好心当成驴肝肺。今晚你必须做很多好吃的,弥补我们幼小心灵上的巨大创伤!”扬帆不顾形象的喊着。


  在自己的船舱里,月光抚摩着十字架,祈祷着。


  “我们可以在卢比克靠岸,然后把硫磺和火药卖掉,卢比克是汉萨同盟的总部,距离冶炼之都汉堡只有不到一天的路程(陆地距离),应该有很多商人喜欢通过地面运输赚取差价的,而为了安全和保密,我们仍然走海路,穿过日德兰半岛海域,在汉堡补给,然后出发回西班牙。”扬帆综合了很多因素,为大家安排下一站的目的地和后续的旅程。


  卢比克,依靠盐业起家,因汉萨同盟而繁荣起来的港口城市。并不大的城市规模,却有着非常高的商业密度,来来往往的商人们,充斥了整个城市的基调,没完没了的各种船舶有的停过来,有的开出去,浩浩荡荡的在港口码头与近海平面上蠕动着。


  但是像“老狐狸”这样的大型帆船仍然不多见,所以一进入港口的海域,就有把他们当成VIP的引导船打出了旗语:卢比克港欢迎您,请您跟随我进入您的泊位。


  这真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城市!素食和黑市商人两眼放光,对于商人来说,一个商业之港能够让他们觉得身体中充满干劲。


  月光没有跟他们同行,决定在旅馆中补充睡眠,理由很简单:“不相信一个如此忙碌的城市会有人看街头表演,而且自己不喜欢快餐。”


  两个胖子走后,其他人也觉的没什么事情可做,但是好歹不用提心吊胆的担心会飞到天上去了,所以紧张的心情也一下子放松起来。


  虽然没有多余的钱去酒吧找乐,但是善良的小黑叫酒馆的老板给旅店送来五大桶啤酒,这让有劲没处用的水手们找到了发泄的地方。


  快到晚上了,三个胖子才回来。没错,您没喝多也没看走眼,是两黑一白三个胖子站在你面前。


  “我靠,世界真是太小了,你们看我把谁带来了?”素食热情的给大家介绍,热情过了火,谁都可以从他的脸上看出“吃到了大户”的表情。


  “他是我同族的兄弟,肉食主义者,今天去出货的时候看到了这个家伙正在囤积硫磺,哈哈。”大家警惕的看着这个新的胖子——难道主义者家族都是这样的身材?心想,也难怪商人们越来越吃的开,原来做商人伙食真好。


  通过很短暂的接触,大家就发现肉食主义者与素食在性格上有着明显的不同,如果说素食是个贸易商人,也就是捣买捣卖的商人,那么肉食主义者则是个生产商人,也就是那种对原材料进行加工后出售工业品的商人。


  长时间的烟熏火燎让这个胖子的皮肤跟黑碳一样,听说他只吃肉食,你很容易从他的工作和他的饮食习惯把他联想成一块烘烤中的肥肉,哈哈。


  听说堂哥要回西班牙,在汉堡囤积了大量金属的肉食也打算搭个顺风船。很快的出掉了硫磺和火药,船上装满了青铜和钢板。


  因为肉食的加入,船上的胖子已经有四位了,四个纠结在一起的胖子,以好吃懒做为己任,坚持吃饱了就吹,吹累了就睡的原则,短短的几天内就得到了以船长扬帆为首的船员们的强烈声讨和坚苦卓绝的斗争!


  虽然最后以扬帆被四个胖子“叠罗汉”后内脏出血为结局而收场。


  离开卢比克的第二天,大家被一队高挂汉萨同盟徽章的武装舰队拦截,对方要强行征收商业税。


  “按照规矩,我们是应该缴纳15%的税款。但是我觉得这是不合理的。因为我们船上的货物是经过肉食提炼后的金属,而不是这个港口出产的矿石。但是我们又不想对方上我们的船来检查,这事怎么办好呢?”素食对扬帆讲解商税的有关政策。


  “伟大的鸡哥曾经说过,惹的起就打,惹不起就跑,跑不了就骗,骗不过去就嚎。”气胸的闷骚劲又上来了。


  “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吗?”扬帆很郁闷的摇头。


  要跟一支舰队来横的,那是只有傻瓜才会干的事,尤其是一支实力强大,后台坚挺的舰队。开什么玩笑?这是在人家的一亩三分地!


  跑是跑不了了,对方的封锁很严密,而且看得出,他们的队型很“职业化”,说白了就是人家是专门干这个的(收过路费),别想在人家面前耍滑头。


  “停船接受检查,提供纳税的证明。”对方的旗语打了第二次。整个船上的气氛紧张起来,水手们各就各位,甲板上出现了紧张而有序的跑动。


  汉萨同盟的人立即将看到的情况传达给他们的队长,这个留着两撇小胡子的德国绅士非常不满对方的不识相,手一挥,前面的一排船横了过来,将侧炮对准了老狐狸。


  “目标敌船前方200米,火力震慑!”托马斯队长招呼着舰队开炮。随着“轰隆轰隆”的炮声,高高的水柱一根根的竖立起来,在老狐狸的前面建起一道水墙。


  “德产重火炮,混合炮弹,穿透力4,爆炸伤害3,装填速度五分钟每发。切!就这东西也威慑我们?”小黑非常鄙视的眯缝着一只眼睛用望远镜看着对方的炮口。


  “风向东南,偏斜度12度,弹道角应该调整为仰角偏西,按照他们的校准式射击,五炮内别想命中我们,当然,蒙到的不算。”很忧郁的小雨补充到。


  所谓的校准式射击,就是先打几发炮弹,根据前一炮弹的落点来调整炮的角度来获得弹道的修正,是几乎所有炮战的必要流程。


  “小雨,你的意思是可以在不测炮的前提下直接命中对方?!”海棠对这个话题非常敏感。


  “啊。我做给你看啊。”小雨走向了主炮位,看着扬帆。


  “我非常赞同能给他们点颜色看看。”扬帆很龌龊的摆了一个POSE,然后也一挥手。


  “轰!——咔嚓!”一发炮弹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直接命中托马斯的船桅杆,桅杆应声而断,船帆呼啦一下子倒了下来。汉萨的水手们慌乱的呼喊起来,好在炮弹没有爆炸,是发空弹。


  “靠!太牛B了!”欢呼声和兴奋的咒骂声同时在老狐狸上响了起来,尤其是那些平时听小雨指导的水手,他们的崇拜随着那发炮弹的落下而生。


  这个家伙是怎么做到的!草帽刚才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看着小雨的每一个动作,他的所有操作都有悖常理,因为他是闭着眼睛瞄准的!


  “哈哈,我表哥的名言是‘闭着眼睛出手,咋打咋有!’”小黑也很激动的狂笑着。


  很快对方的舰队迅速做出了反映,变成密集队行包围过来,无数黑洞洞的炮口对着老狐狸。毕竟刚才的那一炮给他们带来的震慑实在是太大了!


  “全员进入战斗状态,不用把他们太当回事,他们是商人,不是海军,我们揍他们就给捏豆腐一样。”面对10条商用卡拉维尔帆船,扬帆对自己的老狐狸有充分的信心,战船在吨位上的差距是非常明显的,更何况对方的炮肯定打不动自己的船板。


  “扬帆,情况不好,我们的后面出现了很多战船,数目大概有30余艘!是战斗型卡拉维尔帆船!”海棠将了望塔上看到的情况及时反馈给大家。


  “啊?!我靠,今天装大了!”扬帆也用望远镜看清了后面的状况。“打起精神来,打出个口子我们就撤!”


  战船和商船的区别是非常大的,扬帆就是再狠也不会跟战斗用卡拉维尔帆船动手,尤其还是好几十艘船!

游戏截图
用户: 匿名
史上最强的拼音输入法 下载>>>
评论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 2001-2009 www.1717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意见:玩家留言区 商务合作:客户留言区
广告专线:0591-87878497 客服电话:0591-87826743 关于我们 设为首页 玩家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