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73首页 - 免费新游 - 火爆论坛 - 游戏博客 - 游戏播客 - 百科问答 - 网游排行榜 - 网游期待榜
| 通行证 注册
大航海时代OL > 原创小说> 正文
大航海故事之【国王大道】
2009年12月09日 14:19:01           【 加入收藏 / 文章投稿 / 截图上传 / 发表评论
作者:逸草风 获得积分: 0Z 投稿总数: 3篇

  (上)

  “安德鲁叔叔!”当安德鲁一踏进庄园就听见一个稚嫩的童声,随即一个小小的身影便扑进了他的怀中。

  “哈哈,我亲爱的小萨拉又长高啦!”

  “安德鲁叔叔,你回来真是太好了……”安德鲁觉察出怀中的小人儿似乎有点不对劲,平常见到他总是喳喳忽忽,总爱把自己大大小小的事情告诉他的小姑娘,今天怎么会那么安静,甚至带着些悲伤?

  “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

  “安德鲁叔叔,这家伙最近不知道怎么了,看起来非常孤寂,也不来找我一起玩了。整天就像故事中的公主一样,把手肘靠在窗户上唉声叹气,一点都不像她呢。”

  “乔安不是说很讨厌那小家伙么,怎么现在开始担心起她来了?”安德鲁玩味地调侃道。想起上次来这里的时候,这俩小家伙还水火不容,成天嚷着要打架,害得帕布洛操心不已,在安德鲁的劝说下才打算随他们打去。安德鲁还跟他们讲述了罗兰和奥利维埃的故事,也因此他们才能成为好朋友。

  乔安想起当时他们打架时的“惨烈”情景不禁羞红了脸,安德鲁轻笑出声,看来这俩小家伙还真蛮可爱的。

  “我的确挺担心她的……她要是一直这样愁眉不展,我也会很难过的……可不管我怎么问她她就是不肯告诉我!连庄主都拿她没办法。安德鲁叔叔,她最喜欢你了,你去帮我问问她好吗?”

  看来这事确实有蹊跷,安德鲁决定好好去问问清楚。当他走进萨拉的房间,就见她手中拿着什么东西呆呆地坐在窗边发呆。当他走近看时才发现,她手里拿着的是一个香水瓶,香水瓶上面还有个双头鹫的徽章。这个香水瓶不就是……难道她发现了什么!安德鲁不禁有些吃惊,但面上并没有表露什么。他轻轻地抚摩着小萨拉一头柔顺的长发。

  “我亲爱的小萨拉,什么事情让你露出这么悲伤的表情?”

  “安德鲁叔叔……我……我……”她的眼角隐有泪痕。

  “没关系,叔叔不逼你,等你想说的时候再告诉叔叔,好吗?”安德鲁轻柔地将萨拉搂进怀中,萨拉轻轻点了点头。

  良久,萨拉才抬起来头来。

  “安德鲁叔叔,其实我父亲并不是我真正的父亲,前几天有几个很奇怪的人来找父亲,我因为好奇去偷听,才知道……后来我还找到父亲一直珍藏着的这个香水瓶,那人说这个香水瓶上有个标志能证明我就是他们要找的人,果然……安德鲁叔叔,我既没母亲,父亲又不是真正的父亲,我是孤独一人吗?”

  “……傻萨拉,你怎么会是孤独一人呢?你的父亲即使不是你真正的父亲,但他一直以来对你的爱,对你的关心是假的吗?还有乔安,他不是你的好朋友吗?他们一直都为你担心。还有安德鲁叔叔虽然不能一直陪在你身边,但不管走到哪里,叔叔都会想到小萨拉是不是开开心心地成长着呢……有那么多人关心你,你怎么能说是孤独一人呢?”

  “呜呜呜……”压抑许久的情感终于能够发泄出来,萨拉在他的怀中大声哭泣着,哭累了,躺在他的怀中静静地睡着了。安德鲁闭上眼睛,轻叹一声,该来的还是来了,有些事情迟早要面对。

  等萨拉醒来的时候已是黄昏。这小家伙最近肯定都没睡好,安德鲁望着她的眼神中充满了怜惜、悲伤以及某种难以言明的感情。

  “安德鲁叔叔?我……没想到我竟然睡着了……”萨拉不禁为自己的行为羞红了脸。

  “呵呵,睡着的小萨拉真可爱,害羞的小萨拉更可爱了!”说着还眨眨眼睛,安德鲁又恢复了那种玩世不恭的神情。

  “安德鲁叔叔!”萨拉嗔道。

  “哈哈哈……”

  “嘻嘻,嘻嘻……”

  四目相对,笑声朗朗。一个带着小女孩的清纯与羞涩,一个带着玩味与宠溺。笑声在这个房间回荡。屋外,听到笑声的两人也不禁松了口气。

  “没想到还是被萨拉知道了……前几天哈勃斯堡家派来了一位使者,说是我女儿的亲生父亲想见她,我因为妻子临死前的嘱托,也因为不想失去女儿便断然拒绝了,她应该是看到那一幕了吧,还找到了她父亲留给她的香水瓶。没想到会被女儿误会,而且她还自己折磨自己……我女儿现在对我已经日渐疏远,我真得非常心痛,真害怕会就此失去她……”

  正在他悲伤叹息之际,脑后传来一阵疼痛,安德鲁重重敲了一下他的头。

  “帕布洛,你不知道就因为你这种态度让你女儿更加担心!你如果一直这么愁眉苦脸,你女儿又怎么展露笑容呢!虽然你不是她的亲生父亲,但你对她的爱相信萨拉是一直明白的。只是突然听到自己的父亲并不是自己亲生的父亲,让她大受打击,一下子难以接受罢了。这件事你不要想太多,相信不久小萨拉就会自己振作起来的。”

  “安德鲁……真不知道应该怎么感谢你。”

  “不要这么说。这……是我应该做的。”安德鲁喃喃道。

  “萨拉拜托我去寻找她的亲生父母,你知道些什么吗?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萨拉只是想见见他们。”

  “哎……我只知道她应该是哈勃斯堡家的小姐,至于她的亲生父母是谁,我真的不知道。我太太是唯一可能知道的人,不过她在很久以前就因为流行病而过世了……”

  “我知道了……那么暂且告别,希望下次回来能看到如从前那般快快乐乐、蹦蹦跳跳的小萨拉。”

  “你说十年前有没有一男一女流浪到这里?对不起我不知道,呵呵,当时我还没成为一名船员呢。这样吧,你去问问村里的雅克达,他可是我们村最能干的水手了。”

  离开希洪后,安德鲁便坐船来到了加勒比一带,按照当时他们逃亡的路线应该是漂流到了这里才对。他在圣胡安、圣多明各没有打探到什么线索,于是来到了圣地亚哥。他按照水手的指示,找到了雅克达的家,敲响了房门。

  “您好,请问雅克达先生在家,我有点事情找他。”

  “请稍等一下,马上就来。”说着从里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安德鲁不禁楞了下。

  “先生,请问您找我丈夫有什么事情吗?他现在出海还没回来,估计还要过一会儿。”

  “……这位夫人……”

  “叫我雅西就可以了,大家都这么叫我。”

  “雅西……”

  “您看我眼睛的颜色,既不是绿色也不是蓝色,玛雅语中这种颜色叫雅西,这是尼姆妈妈告诉我的。”雅西爽朗地说着,“看样子先生不是这边的人吧。”

  “是的,我是从……海的那一边来的。你叫我安就可以了。”

  “海的那一边……”

  “雅西,你不是这里的人吧。”

  “可以看的出来吗,毕竟我的眼睛的颜色和肤色都不太一样吧。可惜我失去了记忆……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谁,究竟来自哪里……”

  “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那么就可以不必去理会那些悲伤的往事了……”

  “也许吧……即使失去了记忆,但这里的每个人都对我很好。但我还是想知道,我总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什么必须想起来的事,这件事一直困扰着我,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告诉我你一定要想起来,你一定要想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我一见到你就觉得很熟悉……请你帮帮我好吗!”

  “即使那是很痛苦的回忆?”

  “……是!”

  “我可以帮你,但是记忆是属于你自己的需要你自己去找回。”安德鲁从怀中拿出小萨拉的香水瓶递给雅西,“这香水瓶,你见过吗?”

  “没有……不过这个味道,很另人怀念……但我还是想不起来……”

  “没有关系,等你想到什么再来找我。”

  几天后,雅西找到住在附近旅馆中的安德鲁。

  “安,这个香水瓶跟你上次给我看的东西一模一样!你是知道我是谁对吗?你是我的亲人吗?朋友吗?还是你是……”

  “雅西,别激动。别急,把你知道的事情慢慢跟我说。”

  原来在十年前,她和一名男子一同流亡到这里,当时正是雅克达发现了他们,并找到村里的人救下了他们,只是当时那名男子伤势严重无法医治,不久就死去了。而雅西虽然保住了性命却失去了记忆,一直以来也没有什么人要来找她的样子。善良的尼姆大妈可怜她的遭遇于是收养了她,并给她取了雅西这个名字。当时救了她的雅克达也一直十分照顾她,温柔地安慰失意的她,那段时间,如果没有他们雅西相信自己是没法活下来的。后来雅克达的爱意打动了她,久而久之他们之间产生了感情,而雅西也决定忘记过去重新开始。只是安德鲁的出现打破雅西心中的平静,于是雅西打探出当时自己遇难的时候身边确实有个瓶子,当时他们没有在意就丢弃了,在雅西的再三坚持下这个香水瓶才重新被找回。

  “他……原来已经死了吗……”雅西可以看出安德鲁神情中的黯然,这更加深了她的猜测。

  “不!他……列斯加特鲁当时并没有死去。”

  “什么!你记起他了吗!?”

  “没有……只是在我的再三询问下,尼姆妈妈终于告诉我当时的那名男子叫列斯加特鲁,他活了下来但是却恳求尼姆妈妈告诉我他已经死了,而且还嘱咐她扔了那个香水瓶。当时的我们似乎正遭受在什么人的追赶……”

  “那他现在人呢!”

  “不知道,母亲说他在大约两年前就离开了这里,不知去向……我今天来就是请求帮我去寻找他的下落。”

  “好的,雅西。确实我认识你也认识列斯加特鲁,他是我的朋友,我要找到他,我也还有许多问题要问他。关于你以前的事情,等我找到他的时候让他来告诉你吧。”

  “谢谢你,安!也许我的过去确实遭遇了什么悲惨的事情,但我相信自己能够勇敢地去面对。比起因为一无所知而感到莫名不安,即使拥有幸福却似乎无比空虚;我宁愿接受残忍的事实,宁愿面对可能让我痛苦的真相!”

  (下)

  “如果可以化身为鸟,我愿飞回那昔日的时光。我愿飞往那白雪融化、万物复苏的林间废屋。我愿飞往那与情敌决战的原野。我愿飞往我们故事开始的卡塔鲁尼亚……”

  这歌声!停泊在圣胡安正做回航准备的安德鲁听见了从不远处传来的歌声。

  “小朋友,刚才的歌是你唱的吗?”

  “是啊,这位叔叔。”

  “是谁教你的?”

  “是加特叔叔教我的,可惜我好久都没见过他了。叔叔听说你在找人,我真希望你也能帮我找到加特叔叔。”

  “那你再把这首歌唱给叔叔听听,也许叔叔真的能帮你找到他。”

  “真的吗,那太好了!”

  小男孩用稚嫩的童声再次唱起这首歌,安德鲁默默记下了歌词。

  列斯加特鲁,这么多年过去,难道你还是无法放下吗……

  回到塞维利亚,安德鲁便被人领到查理陛下面前。

  “安德鲁,我要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回陛下,咪哈伊儿和列斯加特鲁在十年前流亡到圣胡安,咪哈伊儿当时因为重伤不治已经死亡,她在死前还一直紧紧握着这个香水瓶,我在当时他们遇难的岸边找到了这个。”说着他将两个一模一样都刻有双头鹫的香水瓶递给了陛下。

  “咪哈伊儿……咪哈伊儿……你真的死了吗……”查理陛下露出些许悲伤的神色,他的目光似乎透过眼前的事物看到了久远的过去……

  “回陛下,至于列斯加特鲁已经在两年前离开了圣胡安不知下落如何……”

  “关于列斯加特鲁……你不必再查了!”

  “陛下,列斯加特鲁他……”

  “他现在应该正安睡在故土的怀抱中吧,就不要再去扰乱他的安眠了……”

  “……属下明白!”

  “……失去咪哈伊儿,和其他公主结婚……母亲想要的是国王的婚姻,而不是我的婚姻。那个时候我不理解,但现在我明白了……从母亲生下我的时候起,我的‘国王之路’就已经决定了……”陛下似乎陷入自己的回忆中,安德鲁静静地听着没有说话,他知道陛下现在只是想倾诉而已。

  “列斯加特鲁因为过于替我和咪哈伊儿着想,以致成为了牺牲品。我凭借地位赢得咪哈伊儿,但他依然尽忠守义……那大概就是他的道路吧。他这一死,无论是在剑术上,还是对咪哈伊儿的爱,我都再也无法超过他了……咪哈伊儿,即使被命运阻隔,爱你依然是我不变的选择……而现在我要与你告别了,为了开始我该走的道路……”

  沉默良久,查理陛下吩咐身边的侍卫道:“修司,去把我房间里的那个箱子拿过来。”

  “是的,陛下。”

  “安德鲁,你的罪过已经赎清,从今以后你就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

  “是的,陛下。”刚才还陷入悲伤与柔情中的查理陛下此时已经恢复了冰冷的神情。

  “陛下,还有一件事,关于小萨拉……”

  “如果她愿意,我会秘密地把她接回来,好好地保护她、疼爱她。我不会允许再有人伤害我心爱的人!”

  现在的陛下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纯真的少年了……

  阿姆斯特丹,列斯加特鲁的故乡。在那里安德鲁找到了他留下的吉他以及他的坟墓。在他的墓前他拿出自己秘密找到的手记,这应该是列斯加特鲁临死前留下的东西,上面有几页已经被撕去。安德鲁静静地读着他的手记……

  列斯加特鲁……

  他还记得很久以前他们第一次相见,那时候他们都准备要去加入雇佣兵,于是成了同伴。加入雇佣兵不久,你就因为出色的表现受到一位贵族的赏识。后来听说你还成为了名噪一时的斗牛士,还真了不起。你一直是个很优秀的人,有出色的外表,更有惊人的学习能力与旺盛的热情,似乎什么事情你都能做得很好。当时对你是心存嫉妒的,于是狠下了心努力学习剑术,之后机缘巧合结识了陛下,成为了陛下的侍从。

  再次相见的时候,只见你跟在一位美丽少女的身后,弹奏着吉他,用嘹亮动人的嗓音歌唱着优美的乐曲,伴着这歌声,少女热情地舞蹈着,时而有力地踢踏着地面,时而双掌相击,火红的裙摆飞扬,动人的歌声悠扬……那时的你们浑身散发出热情与活力,那时的你们如此耀眼,让人忘记了周身的一切。那时,你们是如此快乐,如果不是我建议陛下去看看广场的舞蹈……哼!这世间怎么会有如果,一切不过是早已注定……

  只是那一眼,陛下的双眼便再也无法从咪哈伊儿身上移开,陷入了对她深深的迷恋中。陛下总是想尽各种办法去获得咪哈伊儿的爱情。每次咪哈伊儿跳舞的时候他都会过去看,会送她紫丁香,会因为她的一个微笑而高兴上一整天,也会为她深锁的眉头而焦急地吃不下饭。而你却一直只是默默地守护着咪哈伊儿,守护着她和陛下的爱情。那么你自己呢,当我问你的时候你却说——只要咪哈伊儿幸福就可以了,我会像守护妹妹一样守护着她……

  然而那一天还是来了,女王陛下还是知道了她们的存在并且动了杀机,你恳求我带咪哈伊儿到安全的地方自己却跑去刺杀女王陛下,我千辛万苦地救下了你们,你却不懂得珍惜,为什么还要那么傻的自己回来“赎罪”呢!……

  “我们的故事开始在美丽的卡塔鲁尼亚,从遇见你的那一刻起,我的心便永远属于你,你是我心中永远的眷恋,愿为你守侯你的幸福与快乐,至死不渝,至死不渝……”

  “遇见你使我的灵魂得以重生,守护你的幸福即成为我的幸福,原来爱情她早已降临,而我却假装不不知……”

  “当你们双目对视,丘比特之箭便将你们的心紧紧相连,默默地为你们祝福,爱不是掠夺,而是奉献,……”

  “美丽的原野鲜花怒放,夕阳中的他身形矫健、目光坚定,倾诉着对你的爱情,诉说着保护你的誓言,可以放手了吧,将爱深藏……”

  “厄运突如其来,命运如此不公,剑拔出的那一刻,没有迟疑没有后悔,愿为你守侯你的幸福与快乐,至死不渝,至死不渝……”

  数日后,安德鲁回到圣地亚哥。他将列斯加特鲁留下的吉他、手记以及陛下给他的箱子一并交给了雅西。看到这些东西,尤其是列斯加特鲁手记上记录下来的东西,雅西感觉脑海中似乎划过一道闪电,久远的记忆逐渐浮现。

  “这是……列斯加特鲁……陛下……!玛格丽特,哦,玛格丽特!!我……”雅西似乎陷入了混乱中,安德鲁知道现在的雅西最需要的就是一个人好好冷静下来,于是他和尼姆大妈以及雅克达一起静静地走开了。

  当雅西再次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她已经恢复了冷静。她的眼角还犹有泪痕,目光中却闪烁着坚定的光芒。安德鲁知道她已经做出了决定。

  “安,谢谢你……”

  “小萨拉,也就是玛格丽特你打算怎么办?还有,陛下呢?”

  “过去的咪哈伊儿已经在海难中死去了,现在的我是雅西!请告诉玛格丽特……就说母亲去了很遥远的地方,在那里生活得十分幸福,并且会永远为她祝福……至于陛下,就请转告他咪哈伊儿早已化为尘土……”

  “……我会的。最后,我有个请求你能答应我吗?请再为我跳一次佛拉明戈吧。”

  雅西点了点头。他拿起列斯加特鲁留下的吉他,调了下音,悠扬的乐声从他指间流出,他开始唱起歌来,歌中倾诉着一段凄美的爱情……

  “我们的故事开始在美丽的卡塔鲁尼亚,从遇见你的那一刻起,我的心便永远属于你,你是我心中永远的眷恋,愿为你守侯你的幸福与快乐,至死不渝,至死不渝……”


此篇文章为17173玩家原创作品,获得积分奖励 0Z。
17173全新积分兑换系统上线 点卡周边等你拿>>>详情点击
游戏截图
用户: 匿名
史上最强的拼音输入法 下载>>>
评论

我要发布Sogou推广服务

© 2001-2009 www.1717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意见:玩家留言区 商务合作:客户留言区
广告专线:0591-87878497 客服电话:0591-87826743 关于我们 设为首页 玩家客服